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AI圖像不止于換臉,前Google AR成員創立的出海企業拿到800萬美元融資

B21993  ? 

8g7K3dBWp3LFDXo66v8FWewuwxG.jpg

AI 圖像自動生成技術刷存在感比較典型、或者說被互聯網從業者熟知的案例就是不定期登上美榜榜首的圖片/視頻編輯 App 們,這里面有能夠讓我們上傳一張過世的親人照片就能看到其生前音容笑貌的「Deep Nostalgia」、有之前很多明星都在用的換臉 App「ReFace」、也有數不清的漫畫臉 App。

圖片1.png

除了這些經常在榜單上刷存在感的圖片 App 之外,如今 AI 圖像技術也正在電商領域發光發熱。

近日,來自杭州的 AI 技術初創企業感知階躍(ZMO.ai)就正式宣布,公司已完成 800 萬美元的 A 輪融資,本輪融資由高瓴資本領投,GGV Capital 和 GSR Ventures 也參與了投資。

輸入幾個指標,廠商就能擁有一套模特試穿圖了?

ZMO.ai 表示,公司目前已經研發了一款能夠自選面孔、身高、膚色以及體型來創建模特的軟件產品。這套解決方案的目的是讓時尚電商企業在目前 SKU 日漸增多、消費者口味愈發多元化和易變的現實背景下,不必花費高昂的模特費用,也能獲得同樣甚至更好的產品展示效果。

zmo.jpg

僅需提供服裝款式和模特的各項數值,ZMO.ai 就能為賣家提供展示圖 | 圖片來源:ZMO.ai

在 ZMO.ai 的官網上,公司表示:“AI 自動生成模特技術能夠幫助電商賣家減少 80% 的宣傳成本,同時將宣傳圖片的制作效率提升 10 倍,同時將轉化率提升 50%。”當然,這是官網的數據,筆者僅在此轉貼,讀者需自行判斷。

從產品思路上看,ZMO.ai 的 AI 模特的確擁有較大優勢,只要輸入客戶方想要的各項數據,一個完全符合標準的模特就能直接生成,如同「模擬人生」游戲里的自定義主角“捏人”一樣,讓品牌/商家不用再費心去找適合的模特,尤其是在疫情不便利、以及在歐美市場多元文化滲透的雙重作用下,來提升效率。

但成立的前提在于,AI 模特真的能否代替真人?如果“擬真”效果不夠好,用戶反而會因為僵硬的實際效果而反感。抱著這樣的疑問,我也體驗了 ZMO.ai 的 AI 模特生成功能。

ZMO.ai 在官網上表示,AI 模特生成功能只需要賣家提供產品圖片和模特各項指標后,就能直接輸出最終的展示效果。在試用界面,網站一共演示了男女兩款模特,以及一系列時裝實物圖片。在點擊右側不同的時裝照片后,左側就能直接展示虛擬模特的試穿效果。

微信截圖_20220519175212.jpg

對于修身款式而言,AI 生成模特的展示效果相對最佳 | 圖片來源:ZMO.ai

可以看出,當選擇修身款服飾的時候,AI 模特的“試穿”效果最為理想,觀感也較為舒適。唯一的美中不足在于算法生成的模特姿勢有點不夠自然,在表情和動作上略感生硬,但總體而言已經和真人模特接近。

微信截圖_20220519180155.jpg

AI 模特對寬松款衣服的表達相對不夠自然,但依然可以展示服裝的設計風格 | 圖片來源:ZMO.ai

相比之下,當選擇寬松的西裝外套時,AI 模特的試穿效果就有明顯不足。西裝的下擺和收腰部分在模特身上的展現不夠自然,本應更加寬松的部分感覺像是被“吸”在了模特身上。不知道是不是因為 AI 算法在對服裝款式的檢測上更加偏向于判斷為貼身款,從而造成了一定的結果誤差。

總體而言,ZMO.ai 的 AI 模特能夠基本展現服裝的基本款式和上身效果。

從蘋果到谷歌再到ZMO.ai,AI模特能為時尚產業帶來效率提升嗎?

官網顯示,ZMO.ai 的創始人張詩瑩曾是蘋果 Air Pods 產品線創始團隊核心成員,此后又在 Google AR 系統中擔任構架師,負責 Glass 和 Reflector 等產品的算法和構架研發。

在接受外媒《TechCrunch》采訪時,張詩瑩曾表示:“從傳統角度來講,時尚單品產業的生產周期大約在 2-3 個月,這個時間包含了設計、選料、打樣和上架等步驟。如果消費者在官網上能看到虛擬模特試穿效果,那么當消費者下單后,廠商就能直接生產服裝。” 

這時候,ZMO.ai 真正的作用可能是更有效的測款,當然前提是廠商要同時采用能夠生成衣服圖片的軟件,這里面甚至需要軟件能夠選擇質地,而據我們了解現在也已經有了這樣的解決方案,只不過價格不菲。如果要加到 buff,成本是升是降就不好說了。但如果就是省下拍攝模特照片的費用,對于很多企業來說可能還是值得的。

ZMO.ai 的聯合創始人殷旻哲表示:“時尚電商企業大約會將 GMV 總額的 3-5% 花費在拍攝商品相關圖片上。我們的目的是讓拍攝照片成本在 GMV 中的占比下降到 1%。” 如果按照這個數據,對于很多 GMV 以億美金來計算的商家和品牌來說,每 1 個億美金的 GMV 就能夠節省 200-400 萬美金,對于凈利潤率在個位數的時尚產業而言,也是不小的數字。

而對于這類解決方案到底能不能省錢,客戶們也已經用“達成合作”完成了投票。據 ZMO.ai 表示,公司目前一共擁有 30 個“大中型客戶”,此外還擁有超過 100 家小型客戶,其中也不乏細刻(Chicv)和目前依然運營的出海電商老將執御(Jollychic)等知名品牌,同時公司還在與 SHEIN 探討合作可能。目前 ZMO.ai 有 80% 的客戶依然來自中國。

經常登錄 SHEIN 官網或者了解其社媒賬號的讀者可能知道,SHEIN 的產品展示多數都會采用模特圖,而這兩年因為貼合海外的多元文化,SHEIN 采用的模特在身材、膚色等方面也更加多元,這其實會給 SHEIN 帶來一些麻煩,尤其是和 ZMO.ai 創始人提到的一般生產周期不同,SHEIN 的周期實際上還要短很多。因此能否提升效率可能將是 ZMO.ai 公司能不能與 SHEIN 達成合作的關鍵。

另一個有意思的點在于,當筆者觀察 SHEIN 美國官網上的爆款之后會發現,SHEIN 人氣最高的單品也是能夠體現消費者身材的修身款服裝,也不知 ZMO.ai 是否在專門針對“潛在大客戶”的需求來重點改進技術。

微信截圖_20220526170754.jpg

SHEIN 在美國市場最受歡迎的服飾大多都是貼身款 | 圖片來源:SHEIN

自動生成模特的背后,是虛擬形象應用場景的不斷下沉

379.jpg

ZMO.ai 的技術,讓我想到了過去的一部電影《虛擬女一號》。在這部電影里,一度為新電影選角而陷入苦惱的著名導演在某個晚上得到了一位狂熱粉絲的支持,獲得幾乎完美的“數字演員”虛擬一號(Sim One),也就是西蒙尼(Simone)。借助新“演員”獲得成功的導演為了掩蓋這位主角根本不存在的事實,又不得不撒下各種謊言,上演了一出出令人啼笑皆非的鬧劇。

用現在的觀點來看,西蒙尼就是一名虛擬偶像,而導演本身則身兼經紀人和動作捕捉模特(簡稱“動捕”)兩大職位;而虛擬形象最為重要的商業應用,也已經進一步下沉到了 KOL 帶貨上。

以虛擬 KOL 產業“祖師級”的 Lil Miquela 為例,這位“出生”于 2016 年的 19 歲少女目前已經在 Instagram 上積累了 300 萬名粉絲,早在 2020 年她就已經接下了 Calvin Klein、Prada 以及三星在內的各種頭部品牌代言合約,儼然就是一名一線 KOL,甚至流量比絕大部分真人 KOL 還要好。她的成功也催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后輩”,如今甚至連網球巨星威廉姆斯的玩偶都能變成 KOL 帶貨。

279892875_494918888981436_1437009401129534896_n.jpg

Lil Miquela 如今發布的“照片”已經幾乎亂真 | 圖片來源:Instagram

在頭部虛擬形象的帶貨能力崛起后,AI 生成人物形象的下一個用途就從動態視頻下沉到靜態圖片。對于無數中小電商賣家來說,雖然它們沒有預算去請 Lil Miquela 穿著自己的衣服或者首飾“拍”上一張玉照,但這些賣家,尤其是服裝賣家依然需要一個形象來展示自己的產品效果,來吸引消費者購買。

這個任務在以往都是交給真人模特完成,這意味著賣家需要挑選合適的模特公司、選擇合適的模特、然后還需要考慮價格和模特的排期。相比起直接給自己訂制一個 AI 模特來說,這樣的流程顯然既繁瑣又漫長。這正是 ZMO.ai 所看重的發展機會。

自動生成的“虛擬”未來,市場準備好了嗎?

如果要尋找和 ZMO.ai 在功能上類似的 To C 產品,自動作畫 App「Dream by WOMBO」可能最為接近。「Dream」能讓用戶在輸入幾個關鍵詞之后直接跟據關鍵詞內容生成完整的畫作。這款產品在美國市場的熱度于 5 月初達到最高,并于 5 月 10 日登頂 Google Play 免費總榜,在 iOS 榜單更是于 5 月 6-10 日蟬聯免費榜榜首。

此外 Sensor Tower 的數據也顯示,即便在登頂前的 4 月,「Dream」的美國市場下載總量也達到了 170 萬次。從中可以看出,至少從廣大用戶的視角來看,通過 AI 技術自動生成圖像的確具有很強的吸引力。不過值得注意的是,「Dream」直到目前依然沒有任何變現渠道,此外「Dream」也依然只是一款單純的工具類 App。

在用戶對“AI 作畫”的新鮮感褪去之后,「Dream」是會拓展核心的作畫功能,用更加細膩自然的畫面效果吸引用戶,還是與同屬一家公司旗下的換臉對口型 App「WOMBO」互相打通生態,最終營造屬于自己的社交平臺,是最值得注意的問題。但從以往的情況來看,這類以工具屬性為主的產品很難破圈。

R-C.jpg

「Dream」成為了AI自動生成圖像技術在To C市場上的成功范例 | 圖片來源:WOMBO

通過輸入幾項數據就能完成作畫,在用戶端是利用藝術的潛力和空間來抓住普羅大眾對于高智能 AI 技術的想象,從而讓人擁有觸及未來的全新體驗。相比之下,企業端則看中的是 AI 自動生成圖像究竟能在商品從生產到流通的鏈路中,提升多少效率、節省多少成本。

不論是 ToC 還是 ToB,這兩類產品都需要解決兩個迫切的問題:為用戶提供持續的高吸引力,以及向企業證明新技術的效益。在這兩點上,AI 輔助的圖像自動生成明顯還處于起步階段。

總而言之,用戶們的確喜歡上了新技術,部分賣家也看到了人工模特的效率,但圍繞圖像自動生成所建立的市場究竟有多少空間,似乎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得出定論。

本文相關公司

JollyChic認證

SHEIN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Jollychic- ???? ???

Jollychic- ???? ???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電商

SHEIN - Online Fashion

SHEIN - Online Fashion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電商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
在线观看免费视频日本高清